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内容
科学研究要保持强烈的好奇心
——诺贝尔奖获得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丁肇中访谈录
发布时间: 2018-07-09 21:42:08.0     发布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王延斌 冯 刚 车慧卿     发布人:成园园     点击次数:31

  

    已经82岁高龄的诺奖获得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丁肇中还没有退休,早八点至晚八点的12小时工作量并没有让他感到疲惫,因为浩瀚宇宙中的那些未解之谜仍在吸引着他,“宇宙中什么地方还有生命?如何找到?他们是不是拥有着跟人一样的智慧?”寻找答案的方式,是他领导的AMS(阿尔法磁谱仪)实验——16个国家、地区的60个研究机构、600多名科学家正夜以继日地寻找暗物质和宇宙线的来源。

  7月6日,在山东大学“大师面前——与丁肇中一起寻找‘彩色雨滴’”见面会上,丁肇中如此向科技日报记者解释“不退休”的理由。他强调,AMS实验中,中国科学家解决了不少重大甚至是决定性的难题,比如山东大学程林教授是AMS热系统的总负责人,在-40℃—+60℃温度周期性变化中,甚至极端情况下-90℃—+230℃的温差中确保AMS各部件正常工作,“这非常重要”。

  要实现目标,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奇心,不断追求,再加勤奋工作

  科技日报:对宇宙探索和科研长期保持着强烈的好奇心并不容易,您是如何做到的?

  丁肇中:我现在还没有退休。每天早上我大概7、8点钟就到实验室了,到晚上8、9点钟才走,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兴趣。和地面不一样,天上实验的最大特点是(如有差错)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我花很多时间看这些数据,看什么地方有误差。

  在我做寻找新粒子的实验尚未成功之时,人们说我是傻子,因为成功的可能性极低;但当我找到新粒子的时候,人们又说我是天才——其实,傻子与天才之间只有一步之遥。要永远对自己充满信心,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同时,要对意料之外的现象有充分的准备。总之,要实现你的目标,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奇心,不断地追求,再加勤奋地工作。

  攻克核心技术,从德国日本身上学习经验

  科技日报:对现阶段的中国来说,很多领域还处于“三跑”中的跟跑阶段,很多核心技术并未掌握,我们应该以何种态度看待这种差距?该怎么做?

  丁肇中:我不知道,但你说的这些政府政策是很重要的。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领跑的人?二战以后,日本和德国什么都没有了,教育系统也被破坏了,研究系统也被破坏了,可是政府非常支持科学。过了40年之后,现在日本的科学,德国的科学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我只能提这么一个例子。

  搞基础研究的战略科学家一定要有说服别人的能力

  科技日报:基础研究,需要长时间的积累,甚至二三十年,四五十年才会有结果;这几天,中国一位深受尊重的企业家任正非说,评价基础科学,最好不用量化的考核方式;因为对多数人来讲,基础研究是听不懂的,听不懂,那又如何获得公众和政府的支持?

  丁肇中:在一百年前,基础研究是热学、光学、力学,现在用在飞机、火箭上;上世纪30年代的原子物理、量子力学,现在最简单的应用是网络、手机;40年代的时候,基础研究是原子能、核聚变,现在用在能源、国防上。您说的非常对。基础研究,从发现现象到运用,需要时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实验失败是通向成功最主要的过程,不能怕失败就不去做。

  你还问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怎么支持基础研究?我过去的多数实验受到绝大多数人的反对,我要求政府组成评审委员会,唯一的要求是让一流的科学家组成评审委员会,因为第一流的科学家眼界可以放宽一点、远一点,看将来的趋势怎么样;而二流、三流的科学家只会关注项目产生哪些成果,投入产出值不值得,很难看到更远的地方。我开始做AMS实验的时候,反对的人很多,所以我希望政府做一个评审委员会,把美国科学院院士,拿过诺贝尔奖的人组成委员会来评审,终于被我说服了。

  科技日报:您如何向公众介绍你的项目?您最期待下一步的发现是什么?

  丁肇中:花钱最多,却“没有用处”的项目(笑)。我最期待把暗物质和反物质找到。(科技日报济南7月9日电) 

0
发表评论
昵 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