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内容
新旧动能转换蓄势 发展瓶颈亟待破解
山东由“汗水经济”转向“智慧经济”
发布时间: 2018-02-01 08:22:36.0     发布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邢婷     发布人:李小梅     点击次数:410

  新年伊始,全国首个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区域性国家发展战略正式发布。国务院以“国函1号文”原则同意《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依据《方案》,到2022年,山东将基本形成新动能主导经济发展的新格局;2028年改革开放50周年时,基本完成这一轮新旧动能转换。

  《方案》落地后不到一个月,山东两会召开,“新旧动能转换”不出意料成为热词:“干什么”被大篇幅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怎么干”屡屡响彻每一个代表委员参政议政的会场。

  会里会外对“新旧动能转换”的期待,折射出山东这一经济大省近年来的发展隐忧和亟待打造经济新引擎的渴求。

  为何由山东破题

  与民营企业挑经济大梁的浙江省相比,山东经济长期依靠国有企业,且多以重化工为主,近年来呈现出“大而不强”的弊端,成为经济发展短板。

  2018年山东两会期间,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发言时详细对比山东与浙江的经济数据,直言发展危机。

  王文涛举例,2017年山东GDP约7.27万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6098亿元,浙江GDP为51768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5803亿元。他进一步比较两省的经济质量指标:浙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GDP11.2%,山东为8.4%;浙江税收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5.1%,山东则为72.5%。

  “这些数据表明,山东经济体量大,但还不够强,要靠新旧动能转换推动我们由大到强,全面做强。”王文涛说。

  2017年年底,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督察情况时同样指出:“以重化工为主的产业结构和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带来的环境问题依然严重。”

  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长英分析,尽管山东服务业、新业态不断涌现,但产业结构总体偏重,新兴产业总量偏少,亟待转型。

  大至一省,小至一家企业,同样遭遇发展瓶颈。

  作为一家有96年历史的国有橡胶企业,2008年起双星集团由鞋业转型轮胎业,“最初由于产品技术、工艺设备落后,环保不达标,经常受到周围居民的投诉。”2018年山东两会期间,山东省政协委员、双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柴永森在小组发言时回忆。

  改革刻不容缓。2014年该集团借环保搬迁机会主动淘汰了60%以上的落后产能和产品,同时整合全球专家和资源,率先建立全球轮胎行业首个全流程“工业4.0”智能化工厂,80%以上智能装备和机械均为自主研发制造。

  柴永森感慨,传统产业必须加快由“汗水型”向“智慧型”发展。

  除了经济结构具有典型性,之所以选择由山东先试先行,李长英认为,与山东的区位辐射力不无关系:“山东东临黄渤海、北连京津冀、南接长三角,通过试验区建设可推动我国由南向北扩大开放,由东向西梯度发展。”

  李长英同时强调,改革必将伴随阵痛,需要有实力恢复,而山东有较好的经济基础。

  在国务院批复的文件中,新旧动能转换被视作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这在2018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同样有所体现:“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始终保持战略定力,不为增长速度的高低所困扰。”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参加济南代表团审议时形象地说:“我们不要‘面子’,要的是‘里子’。”

  辩证做好“新”“旧”文章

  关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有两个贴切的词:“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前者针对“新”而言,意指用吃得少、产蛋多、飞得高的俊鸟换掉吃得多、产蛋少的笨鸟懒鸟,俊鸟即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后者针对“旧”而言,意指传统产业实现“老树发新芽”。

  一“新”一“旧”、谁多谁少、谁快谁慢——如何辩证做好二者的文章,被视作新旧动能转换的题中之义。

  在山东,有两个数据不容忽视:传统产业占整个产业的70%,而重化工业又占到传统产业的70%。

  “基于此,短时间内传统产业不可能由高新技术全面取代,现实解决途径是融入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对其进行升级改造,使传统产业浴火重生后变成新的产业。”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唐洲雁认为。

  唐洲雁强调,不能一说新旧动能转换,就把传统产业统统扔掉,“就像不能把孩子和脏水一起倒掉一样,要解决好发展高新技术和改造传统产业之间的矛盾。”

  传统产业如何转型?山东省政协委员、济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薄涛感触颇深。

  2017年6月29日~7月31日,济钢集团用33天安全关停钢铁生产线,平稳安置员工近两万名。关停生产线的同时,该集团加快转型升级、培育发展新型产业,计划用3年时间转型为以环保材料、现代物流、联合钢铁、园区运营为主的产业集团。

  “山东资源型、高消耗、重资产的企业较多,未来淘汰趋势明显,作为企业应居安思危、主动开辟新的增长极、转换新的发展动能,破除企业生命周期的困扰,既要为客户创造价值、更要为社会创造价值,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生存价值。”薄涛在2018年山东两会上发言时说。

  在这一重大战略机遇中,更多高新技术企业摩拳擦掌,迎接新的“春天”。

  2017年,山东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到35%。“这为浪潮提供了更大的舞台和发展机遇,我们已作好充足准备,做好云平台服务商、云服务供应商、大数据平台供应商及智慧城市供应商,更好支撑全省各个领域新旧动能转换。”山东省政协委员、浪潮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王柏华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在山东省人大代表、山东兰剑物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李明看来,这一重大战略所带来的市场环境改变,以及优惠政策的增多必将为智慧物流高新技术行业带来更多利好。

  李明介绍,此前,该公司仅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业务在省内,随着新旧动能转换实施,他相信今后公司将为越来越多的山东本土企业服务。他建议,政府应为高新技术企业搭建好孵化平台、校企合作平台,并在搭建企业创新体系中起到桥梁作用。

  “哪里的高新技术企业多,就代表哪里的创新能力强,发展后劲足”。山东省政协委员、烟台市委常委、统战部长于永信建议,应加大对高新技术企业的培育力度,并将培育工作纳入各级政府考核。

    配套环境亟须跟上

  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如今被视为统领各项工作的“牛鼻子”。这一东部大省正谋划推出各类相关政策100余项,并设立6000亿元新旧动能转换基金用于重大项目建设和引进培育。

  2018年山东两会期间,更让代表委员们关注的是这一重大战略实施过程中,现有各种配套环境能否跟上。

  令山东省人大代表、山东大学党委书记郭新立较为焦灼的是,山东目前的人才环境仍有待改善。

  郭新立举例,目前山东大学有“帽子”的人才,包括院士、长江学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没有一类位列全国前20名;改革开放后,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后当选两院院士的人数在全国高校中排第6位,但很多优秀的本科生并没有留在山东……

  “没有人才驱动,创新驱动是无法实现的,目前山东在人才驱动方面面临严峻的形势,显然不足以支撑新旧动能转换。”郭新立建议,应建立更加具有吸引力、更加开放的人才引育机制、人才激励机制、人才服务机制。

  除了高端人才,一线技术人才的培养同样亟待加强。山东省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机电工程学院院长刘永红教授建议,应通过大规模、系统化的职业教育,培养出庞大的产业技术工人队伍,同时还应强化对一线技术工人的支持与奖励,以起到更多的示范效应。

  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山东省人大代表、山东辰静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静将发言主题定为“新旧动能转换环境建设”,在她看来,这包括创新环境、开放环境和法治环境。“新动能是建立在改革、开放、创新的基础上,没有这样的基础,新动能的势头就很难发挥”,陈静同时建议,应强化各级政府部门服务意识,创造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战略实施过程中能否打破政策壁垒,为企业提供更多的政策支持?”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山东省政协委员、潍坊神舟重工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成利如此期待。

  代表委员们的呼声在2018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已有部分回应——“深化改革激发动能转换活力”,“强化创新人才第一资源”,建设“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等被明确写入其中。

  对此番重大战略的实施,山东省省长龚正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此表达决心:“树立改革强省的鲜明导向,保持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坚定执着,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邢婷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2月01日 03 版)

1
发表评论
昵 称: 验证码: